抗争不公还是逆来顺受?客观分析还是妄自菲薄?


李春燕    03/28     19117    
5.0/1 



最近因为推动亚裔升学申诉,跟很多朋友探讨,把说过的话整理在一起,也包括其他朋友的真知灼见。这是近来最乱的一篇,涉及各种概念的发散型甚至循环辩论,足见各种家长对升学的关注,不连贯之处致歉。

更新:联署相关问答请见链接
五月十五新闻发布会信息

~~用数据说亚裔受歧视是误导
看看英文媒体报道亚裔被当作新犹太人所受的不公
http://blog.priceonomics.com/post/48794283011/do-elite-colleges-discriminate-against-asians
"The data Unz has compiled shows that while the number of college aged Asians has increased dramatically, their presence at top schools has shrunk or remained flat."

~~大多数家长都推理工,都一个模式。藤校是针对亚裔教育单一的模式。

燕子:说亚裔模式单一还是沿用了stereotype, 藤校正是用这种stereotype来压亚裔,造成de facto quota. 看看周围top students,不都是全面发展的自推娃吗?很多文理双优,但正因为这样的stereotype 使得我们被挤压,我们恰恰应该意识到我们优秀的孩子都符合holistic approach,只是因为隐性限额的存在才给孩子越来越大的压力,并非父母给的。个案我们都可以找一大堆,但研究数据证明de facto quota的存在,家长孩子都心知肚明的。

燕子:我们反思很好,但这么多年反思的结果是孩子们压力越来越大,一会儿要well rounded, 一会儿要大赛得奖,孩子都成陀螺。如果我们不去争取大环境改变,还归罪自己,就越来越没出头之日。

转一位精彩回复:“我是说不要自己就往sterotype上靠。人家拿这个理由欺负小中,说的小中跟机器人似的。自己爹妈就别跟着描了。中国人五千年文化,难道真不会从政从商,只会数理化?怎么可能?中国历史向来是重文轻理。美国历史上排华厉害,公民纸都拿不到,从政从商的权利被剥夺多少年了,弃文从理也是被逼无奈。就不要再拿这个反过头来作为继续歧视中国人的理由了。”

转自叶帆:“你拿各项指标去衡量今天的华裔,你很难得出华裔父母教育方针有系统性问题这样的结论。学术上的指标我就不说了(估计在很多人眼里这是罪证了),音乐上很有天赋取得成绩的华裔小孩很多,当然了你可以一概斥之为“强迫的结果”;体育上有很多项目上华裔也相当不错(比如网球,游泳),当然了,你可以说这都不是集体项目;英特尔奖这些,你可以说这不代表将来他/她会是科学天才。我说华裔孩子毕业之后估计失业率比较低不会呆在家里,估计在一些人眼里正好是逼迫孩子的结果。总而言之如今你得真的把这些可测量的结果扔到一边,非得打心眼里相信华裔有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劣根性,最后只能是朋友说的:“早说了, 美国人去broadway唱歌美德,华人孩子去卡内基弹钢琴是劣根性。”

去年文章:莫再妄自菲薄

[XIV Foundation 介绍亚裔所受不公: http://www.xivfoundation.org/?page_id=6&]

[我们到底在争什么?藤校还是平权 : http://www.weidb.com/p13216]

燕子:我们不要fall into the same trap as media portrayed, that we are all the same. We are not all the same, 孩子们都各不相同,百花齐放。 我们都没招生文件,哈佛已经不披露族裔背景,Yale刚说要销毁文件,谁会知道因果关系呢?大家都是infer, 而在几个个案和大趋势面前我宁可相信统计数据揭示的现象。就以个案而言,我见到的孩子们大都全面发展的自推。希望看看Golden, Espenshade 等数据。这篇文章里提到主流媒体的 coverage http://www.weidb.com/p12931


燕子:看看当初犹太人被歧视,被媒体说成都一样的后果吧。对于个案的反思和大多数家长都不矛盾,我们都是全面发展啊。对于说亚裔教育模式单一,看看NY Times文章里统计数据100,000人,在课外活动上没有族裔差别。要说我们孩子都是课外活动太多了。

~~藤校宁可要成绩差些的,也不要不真实钻空子的学生。亚裔家长都推一样的东西。藤校要diversified student body.

转“一旦藤校对某一族裔设quotas,就不应该讨论公平与否的问题,因为这个前提条件就已是不公平。” “学校招人时race 绝对是一个因素。不然我们是自欺欺人。”

转“我看了看collegconfidential. 上面的名校录取的样本数据与Daniel Golden的描述一模一样:“[美国]大多数的精英大学在大学招生方面一直保持着三重标准,给亚裔学生制定最高的标准,其次为白人,最低的是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 —Daniel Golden,普利策奖得主,前华尔街日报记者。” 

燕子:上面朋友提到我们是否该接受这三重标准,我同意不要跟风和诚信的理念,亚裔恶性竞争的怪圈有目共睹,我原来也是只从家长找根源。但看了研究和历史因素,我得出的结论是因为我们太受压制了。看看早些年上藤的华裔并没这么难吧。如果隐性限额能打破不是更好吗?那时我们照样可以说 it is their loss. 不矛盾。其实每每内疚,因为不管孩子,但看到优秀学生的特点真是每个不同。亚裔人口几乎double,而招生一直the same %,很难都用诚信解释吧。俄国孩子不蜂拥数学,因为肤色应该没受到我们这么大的压制。亚裔是AA的最大受害者,也难怪家长们急啊,包括说改名字等等。归根结底,我们无法说服那些自推的诚信的娃们,just because of your last name, you have to lower your expectations. 而我相信家长们都不是那么糊涂,看不出跟风的害处,但凡有其他途径,应该早去做了。

~~我孩子朋友虽然分数低些,但有领导力责任感。

转回复“难道没进去的就没责任感没社会活动没领导才能?难道此人是看了所有被拒者的材料数据才出此言的?如果被拒的都是不符学校要求的那为什么耶鲁要销毁数据?”

~~不要给孩子压力,补习啊之类的,如果藤校看不上我孩子,it is their loss.不要与世俗同流。我孩子不屑于浪费时间补习。

燕子:很多优秀孩子不去补习班,但认为好孩子都是补出来和推出来的也大有人在;一些言语之中已居高临下反应出“高分都是补出来的”偏见。超然不是不承认现实,在超然的同时争取权益也没坏处。如果能争取在申请书上remove names/races,不更好吗?我可能做的就是推大环境的改变,给孩子减压。

~~藤校不是只开给华裔开的。亚裔已经够多了,也大多去华尔街赚钱,没为社会做大贡献。

燕子:关于华人过客意识这点确实该改进,但哈佛过半去花街,不只华裔(不去我们又没家族企业,如何挣钱捐款呢?玩笑哈)。如果人口double以后比例没长就是事实的限额,也是为何恶性竞争愈演愈烈,如果大家都接受unfair treatment也真没话说了 (5.65 million at an Avg rate of 18%)。我指的是下文中底下comments from Asian Students,相信大家都看过这样的例子,仅对美国本地而言。

认为我们只推分数是一误区,申诉不是说以分数为准,而是证明race is a factor in denying admission, and if it is systematic, it is against the law. 亚裔学生符合holistic admission criteria,远不只分数。如果不符合,只有分数也不可能录取,但这里不应该加上族裔。UC和Caltech失去吸引力了吗?犹太人嫌自己人太多吗?Blum诉讼里还有白人告UNC,白人嫌自己学生太多了吗?亚裔本身也是多元化的。如果都是中产阶级,即使肤色不同又有什么多元化而言?

Also read this quote
"It’s likely that admissions officers are wonderful people, but what if every time they see an Asian applicant, they subconsciously think “Another piano playing, hard working kid, with perfect SAT scores. Good candidate, but we can’t have a campus entirely full of people like that.” Is that an okay thought to think today? Does it lead to outcomes that represent our societal values? Will it be okay to think that way in 20 years?  "
http://blog.priceonomics.com/post/48794283011/do-elite-colleges-discriminate-against-asians

~~要减压,不要跟着藤校转

燕子:对于每个家长而言我们是该以减压为目标,但对于大环境给孩子们的peer pressure 又不能忽视(peer pressure is a bigger factor),看了上面链接下的comments,我更觉得无法因为自己和孩子超然就去衡量那些不能立马超然的孩子和家长,所以我得出如果能大环境减压就去做的结论。而所谓藤校指挥棒,确实在读过Unz文章以后就该放下了。远非我们想像的那么纯洁。

[常春藤名校录取有多腐败?读罗恩•昂茨(Ron Unz)的长文《美国任人唯贤的神话》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EwOTIyMA==&mid=206106784&idx=4&sn=09d9a6f680f65a13e934767feff897ac&scene=1#rd]

~~为什么非挤藤校,不想想为社会做贡献?

燕子:这个确实不矛盾。我们争取权益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一部分,因为肤色Affirmative action 已经不能再适应社会进步了。这也是倡导的投入社会的一个实践。都说应该学习犹太人,在犹太人反歧视这点上就是通过Massive media and political pressure created by Jews。这个一直就是两个不同问题,有歧视该不该反对,和该不该恶性竞争。混起来就循环了。很多关于升学的讨论都是混淆很多概念,诸如歧视,竞争,家长压力,诚信(国外学生),stereotype,自推,心理健康等等,很难理清。

燕子:我只focus on 肤色affirmative action对我们造成的不公。如果大环境改了,我们孩子们也会有更多精力投入更广的社会,心理也许更健康,何乐不为?这是我们该学犹太人如何运作的地方。我们再关起门来反思,也不如走出门去争取,成为movers and shakers。我看身边的犹太朋友们推学校,involve PTA/BOE, 对各个老师/课程知道得一清二楚,远比我们虎妈多了。他们的虎就在于推动所在的大环境,小在社区,大在媒体,政治。而我们确实太爱自省,行动不够。再次感谢大家反馈。

~~藤校里亚裔四倍于人口,已经够多了。

朋友回复:这句话的前提就已经假设AA是正确的。我们来美的大多学历高智商高,不能以人口平均算。

Also read below
"Many Asians believe they are being held to a different academic standard than whites. This belief might be true or false, but universities should release the data that puts the debate to rest. But if Asians are under represented on American college campuses relative to what their academic performance would predict, this seems like the sort of discrimination that history would ultimately judge very harshly."
http://blog.priceonomics.com/post/48794283011/do-elite-colleges-discriminate-against-asians

~~朋友总结:对外我们应该团结起来要求平权,对内我们应该反省自己。帮助孩子们找到并发扬他们真正passion所在,帮助他们成为改变世界的人。要抓孩子心理健康。

燕子:当然要抓啊,关于心理健康,我已经写了很多文章了,我们ABC俱乐部从选民登记,敲门助选,到办公共演讲,帮助两代人沟通,这些务虚的已经很多年了哈,这个周末就给初中生和小学生办了两次辩论会,目的就是培养下一代更多能力。只是今天把很多概念混在一起,实在搅和不清。

燕子:再重申一遍,race blind 录取,和是否挤藤校不是一个概念,现在common app这么容易如果说白人孩子都不申请我不信,如果说都不care 藤校,那么legacy存在就证明并非如此。是否挤是孩子选择,存在的不公,既不符合MLK的don't judge me by my color of skin,又没帮到真正需要帮的族裔,还没有给我们不去挤的自由。我们到底是不 care, 还是不能care。犹太人就比我们多聪明吗?对于两个概念夹杂一起,一会儿说有歧视该容忍,一会儿说没歧视的就不循环论证了。

~~不要纠结藤校,要参选投票捐款,才有话语权。弱者才只是哭喊。

燕子:这要一步步来,犹太人最先争取的就是教育和媒体。我们是弱者,在政治上经济上媒体上都是,而我们在做的也远超过哭喊,大家所在的华人社团如果想参与我们要到DOE/DOJ的申诉,请尽快告知。绝对同意参选投票,下面是学生们助选的文章。
[二代是吾师(7):生日礼物--扫街拜票 : http://www.weidb.com/p8515]

~~只有美国录取各族裔,不要不知福。

燕子:想跻身强者也靠自己争取,不是只感谢施舍可以达到的。我们是美国人,得到的权益不是谁施舍的。

~~亚裔名校情节太重

燕子:如果所有人都没有名校情节就好了哈,藤校应该先取消legacy status。有情节的远不止我们。

~~为什么不反legacy

欧阳了寒:大学招生中的考虑legacy 是非常不公平的 据说在哥大有legacy的孩子比没有的进去的概率多50%以上 这像中国人说的龙生龙一样 长远来讲也是应该废除的。我们的着眼点不只是个人找朋友、找工作上,而是在讨论什么样的大学招生制度是公平的合理的,让学校培养的学生对自己对社会都有益。如果一个学生是真正优秀 你为什么需要legacy 照顾才能进去。

~~ 生活本身就不公平
欧阳了寒:Life is not fair, its better if we do something to fight against unfairness , instead of doing nothing.

~~我们不如犹太人

燕子:相信我们自己,我们起步低,由于Chinese Exclusions Act和我们这些大陆来的远离政治,人单力孤,要做些事极难。但我们在起步,去年NJ几位一代华人BOE入选,包括我们镇。我很多犹太闺蜜,也请他们来中文学校做讲座。他们说一个原因就是危机感,说我们华人人口那么多,他们人少,所以要在各地联络上。他们对任何一点不平,就马上通过FB,媒体迅速传播,而不是internalize it。我整天收到各种posts,但华人不善用英文媒体,更容易自省。犹太人自己反而说已经走下坡路,无法再推动孩子们有我们这样的drive了。这是我朋友们讲的。看来是围城啊。

燕子:加州华人恰恰是因为SCA5(肤色法案)崛起。不但犹太人,我们还应该学LGBTQ的策略,就是从影响媒体开始,一步步改变立法。我们如果自己不先意识到,更别说去影响别人了。我去年写过文章,还有教会朋友以为我要跟LGBT联合呢。

我们语言劣势,加上大陆来的远离政治。还是希望大家从身边小处着眼,能竞选竞选,能参与PTA就参与。很多人在做,不只是理念上改变,这个链接有不少例子 http://www.weidb.com/g1682&tag=736

欧阳了寒:There is a lot we Chinese can learn from Jewish. They can survive from the Holocaust and are doing much much better than us. We need to encourage our kids to have their voice,the parent should do the same。We will need to work on both voting and legal fronts. With only around 1.5% of Chinese population in this country,vote will only work in very few area. 

Below is a contentious article on Jewish domination of the Ivy Leagues.

http://davidduke.com/jewish-racist-discrimination-against-better-qualified-students-at-harvard/


~~私立大学是否比公立大学在录取上有独立性?

欧阳了寒:哈佛虽是私立,但是它每年接受10-20million 不等的联邦资助 as a recipient of federal financial assistance, Harvard University and all if its programs and activities are subject to Title VI of the Civil Rights Act of 1964. There are two events simultaneously going on: 1), the lawsuit by 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 and 2) the administrative complaint we are working on with many Asian American organizations。

燕子:It is against title VI even if it is a private institution。而SCA5是立法改变原来加州通过的公立大学不能用肤色,如果去年一直follow的话,就会知道加州华人如何艰苦卓绝使法案搁置,也就不会得出 a battle we can win了,而且也可能卷土重来。加州华人不是因为事先知道可以赢得,而是看到危机,不争不行了。from today's discussion, I have yet seen any strategy, thus I would not want to engage in circular arguments anymore. 

Plaintiff in Harvard University Admissions Lawsuit Objects to Destruction of Student Records at... -- WASHINGTON, March 19, 2015 /PRNewswire-USNewswire/ -- : 


~~是否跟非裔拉丁裔对立?我们要同他们联合。
燕子:我们支持收入上倾斜 (income based AA),从根本上改变低收入少数族裔面临的问题。而现在的肤色AA根本是window dressing.
We specified that we support income based AA, which will tackle the root problem. We never said we are against AA.

看看下面两篇精彩英文

既然藤校要全面发展的学生,与肤色何干?

http://www.weidb.com/p14460

为什么非把种族扯进来?Equal outcome or equal opportunity?

http://www.weidb.com/p14463

我们自私吗?谁来为我们争利益?

http://www.weidb.com/p14076

~~如何对待异议?
燕子:Mr. Blum亲身经历当初犹太人争权时也是异议纷呈。我在他讲座时问到如何看待那些已经internalize unfair treatment 的人们,他说那些意见并未阻挡争权的进程。如果我们能看到升学不公的存在,意识到应该投入社会,发出声音,也不枉费时间了。

转“訴求的出發點,是各种族一視同仁的能力基礎上的錄取標準,希望公開透明,然后再來考慮對弱勢群体的有限照顧,照顧標準也必須是大家同意了的。如果這樣弱勢群体覺得不公平,予取予求,那這個社會正偏离美國的立國精神了,不勞而獲越來越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