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校录取理想化被击碎后的痛苦


李春燕    04/12     17582    
5.0/1 



一项研究发现,同等学术和领导能力下(都没有校友或体育照顾),白人被录取的可能性明显高于亚裔。

“A study compared Asian and white applicants with the same academic and leadership rankings (unhooked, ie, no legacy or athlete benefit) , and found that comparably qualified white applicants were "significantly" more likely to be admitted than their Asian counterparts.”

很多朋友也许依然抱着对录取的理想化,不知多少人从头至尾读过Golden (The Price of Admission) and Unz (The Myth of American Meritocracy) 。认为自己孩子不够好,似乎总比纯洁理想被打破要好接受,尤其来自我们这种一日三省吾身的文化。就如同没几个人读过The Nine, The Oath,对法律上的博弈也了解甚少,依然是一厢情愿地相信法律自会公正。殊不知华人是最早抗争教育不公的族裔,多少立法的改变也恰恰是抗争以及改变媒体偏见的结果。最高法院案件一般滞后主流思潮多年,如果我们群体不去发声,不去影响媒体,还抱着天真的想法一再思考如何改变个体,如何随着藤校不透明的指挥棒转,不断地从是否缺乏领导力/公益心/演讲能力/大奖/情商,甚至是否过分完美等等上找原因,只会给孩子们更大的压力。我们个体思考全面发展没错,然而不断纠结于我们到底如何差,既对孩子不公,也无济于推动社会向更公平方向进步。

而大陆背景的又因为远离政治,很少愿意参与博弈,那么就只剩下纯洁的理想了。而我们一再要击破这些教育和法律上的“偶像”,是否如同打碎一种信仰那样让人难过?这也许是比触及一些商业利益更深层的问题。我们这一代携着对美国自由民主的理想来到这里,谁愿意打破这个美好图景?再加上有更不好的其他国家比着,就像有人抨击我的那样,“就是美国还招收少数族裔,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那么我要说,不要再抱着自己的幻境了,连主流媒体都报道亚裔在升学上被歧视,连一个犹太人都在为亚裔奔走(不只是为亚裔,我相信Blum作为犹太人是深知不公平的缺陷的),我们为何一再掩耳盗铃?有人说我的孩子没觉着歧视啊。那么我说,您能代表那些觉得被歧视的家庭吗?就如同觉着被欺负的孩子回家哭,我们完全可以再抨击孩子怎么这么没用,怎么看什么都是歧视,怎么不能坚强起来,我们当然也可以走出门去,诉诸学校,在教育孩子该勇敢面对外界时自己也拿出勇气,做个榜样。

藤校虽然提供录取学生族裔构成,但并不显示申请人的族裔比例。在这点上亚裔民选官员以及活动家从未对藤校施加压力。而一直抨击哈佛等名校录取腐败的是谁?敢于直言录取上对亚裔的种族歧视的是谁?反而是一个哈佛毕业生又一位犹太人Ron Unz。他在去年文章中阐述了亚裔在高校录取问题上为何如此"timid"。
Asian elected officials or prominent activists could easily apply enormous pressure on the Ivies to release this simple data (ie, ethnic application totals), but not a single one has chosen to do so. Such timidity is far from surprising... Today ordinary Asians are as unhappy as ever about the obvious racial discrimination their children face. Unless either the media or prominent political figures puts pressure on Harvard and other elite universities, the situation will not change.

Unz也提到一个事实that is contrary to what Hernandez claimed when he proposed SCA5: Hispanic enrollment has reached an all time high in the UC system, surpassing whites for the first time.

再看一下这篇关于亚裔入学歧视的文章下面有多少亚裔人回复吗?值得一提的是一个回复中列举的两个犹太学生的境遇:
Two Jewish students: A hedge fund manager's child got in despite mediocre SAT scores, while a professor's child was rejected despite a close to perfect SAT score. 
“If the professor's kid had applied knowing that Harvard operated like a country club,  he wouldn't have taken his rejection as badly as he did. ”

如果我们不再神化藤校录取,不再揣度自己孩子如何不够格,也许能看到这个长期存在的隐形限额,可以采取行动改变大环境。


~~有朋友说不希望用政治影响升学录取(针对目前的Blum诉讼和我们倡导的亚裔组织申诉)。

春燕回复:政治无所不在,AA不就是用政治影响教育最大例子吗?SCA5更是如此。去年纽约州试图用立法改变特殊高中的录取方法,我们都给议员写信。我们既然是美国人,就该以同样方法争取应得权利。重申一下,我们争取的是多种考量时除去种族因素,不是只推学分。也和多元化不矛盾,因为肤色AA照顾很多中产阶级的非裔拉丁裔,除了肤色又有什么不同?说到多元化的误区,见前文。

~~好多自己的孩子走过申校过程的都没有那么强烈的被歧视情结。

春燕回复:说到这里真应该展开:第一,我儿子ABC俱乐部刚刚因此做讨论。在他们亚裔男孩儿中,被高要求,自己降低期望已经是人所皆知,还有必要deny吗?第二,犹太人争权时也有犹太人自己反对,很多人已经internalized the discrimination 而不自知了。如果家长都认为全是自己不好,整天灌输这个观念,孩子怎么会看到?孩子如何自信地认识到是因为隐形限额?第三,媒体整天灌输亚裔都一样,孩子终日在这个环境里,不自信,不愿出头,反而又成了亚裔原罪。第四,孩子谁愿意整天把歧视挂嘴上?谁不愿意live a happy life,谁不愿意相信藤校任人唯贤的神话?第五,上了藤校的也许多认为自己独特,看看一些做咨询的论断起他人的轻飘。

这个歧视的观点已经不是亚裔自己认为,而主流媒体早已连续报道了。一些凡事抨击自己的,我不知是不愿看到还是另有背景。如果升学越来越简单,为何做咨询的如雨后春笋?反而是我们这些倡导申诉者是真正不愿围着藤校指挥棒转。有人提到建议华人家长从各种角度出奇制胜和父母推高分毫无差别真是一语中的,都是在亚裔中间恶性竞争。一些看似公允的其实是在perpetuate the discrimination, 不但不愿看到这个越来越严重的挤压,还对倡导反对肤色AA的众多微词,所有话都说尽了也没用。

下面一些精彩讨论总结在此,未免遗漏,跟前文偶有重复见谅。

感谢迎潮精彩分享:“作为个人我同意给孩子选择适合的学校,并且会劝导他们一旦被拒绝应该接受。但是作为群体,如果有很大比例的过来人感觉不公平,群体的领袖们应该介入、研究、付诸行动,否则就是“想了也没用”了。我完全同意冷暖自知,所以希望大家同情、理解和支持那些感觉孩子们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家长们。即使不支持,也没有必要猜测一定是他们自己有问题,因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比如学生在学校感觉受到bullying待遇,他们可以跟负责 HIB老师控告,没有人可以不让他们控告。HIB 老师必须做调查,判断到底是不是,主要听取两方意见,参考目击者意见(如果有的话)。而不熟悉具体情况的第三者没有发言权。

转迎潮:“在美华人的不足之处,值得大家深思和改进。但是我不赞同给自己的族裔套上"简化模式”,即使在统计上有一定原因 http://en.m.wikipedia.org/wiki/Stereotypes_of_East_Asians_in_the_United_States 。看看我们这些第一代移民,在中国大都是理工科,现在做的职业其实已经比较多样了,相信我们的下一代职业会更多样化。至于从政,我个人觉得勤奋自敛的所谓 '标准'华人如果有朝一日做成美国总统,绝对不会比历史上任何其他总统差。应该自省,不必自恨,两者之间只有一条细线。下面前一半是一位朋友的帖子,后面 是我的想法。'1,家长对娃娃的教育理念体现在择校择专业的意愿上;2,自己娃娃最适合什么样的学校;3,各族裔是否有相对平等的被藤校录取的机会和机 制。是三个不同命题,不好掺和到一块儿说事儿吧。' 对于1&2,希望家长们更加注重孩子心灵志向的培育,让孩子选择自己喜欢的学校、专业、职业。对于3,应该坚决推进,最终去除任何形式的种族歧 视,这不仅仅是为我们自己的孩子,更是做为负责美国公民促进美国不断进步的义务和责任。”

~~为自己争权益是自私吗?

转E“自私指的是损害其他族群利益而利己,在当下美国华人还无法保证基本权利的情况下,还没有资格谈到自私这个话题。”

转TJ:“自己殷实了才有可能帮助朋友,自己族裔发展好了会更好的帮助其他族裔回报社会。平时见到的都是富豪捐款,穷人享受福利。我们亚裔在升学过程中就是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族裔,我们争取什么一点不自私。等我们做好了,做大了,一样会回报社会的。”

~~针对好学生EQ差的stereotype

转Swann:“EQ差不差都是因人而异,但是如果对某个族裔有先入为主的偏见,看见他们的last name就认为其EQ必定差,这就是十足的种族歧视了。EQ高低真的是按照族裔分界线严格划分的么?”

转Swann:“美国社会普遍对亚裔有严重的歧视,在他们的道路上有很多多出来的障碍,和专为他们升高的标杆,以及种种排斥、不支持、setting them up to fail, 阻碍了他们实现潜力,获得更大更普遍的成功,却反而把责任推到亚裔身上,说是他们自己缺乏领导能力,这和当初欧裔说非裔的头颅天生脑容量小,只适合做奴隶是同一路数。如果有亚裔还uphold这种理论,拍手叫好,那就太悲哀了。”

~~针对华人男孩儿被拒;“不一定要名校毕业才是领军人物”,“不上名校也可以成功","我的孩子不是非要上藤,上个好的州立就行了” “亚裔家长以Ivy为目标,太错了”。

转“我想,慢慢的,亚裔爬藤的热情会渐渐趋向冷静和理性,但是上不上是一回事,是不是因为被贴上亚裔标签而没得到同等的录取标准是另一回事。前者是个人的选择,可以讨论;后者关乎公平和权利,不可妥协。”

转W:“If this was a black or hispanic kid, he would be admitted to each and every school he applies."

转W:"如果你和一个同事在同一个公司做相同的工作对公司贡献也一样,他年薪30万,你年薪15万,你是不是会说,15万可以过得挺舒服了,挣30万也花不完,这样就挺好的?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大学都没上也很成功,您会让您的孩子不上大学吗?海伦凯勒又盲又聋还能成为著名作家,所以要成为名作家最好是身体有残疾吗?”

转L:“exactly, 一旦你太优秀了就说你不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这什么自恨逻辑!”

转“完全支持你!家长怎样培养孩子,爬不爬藤是一回事,争取平等权益又是另一回事。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把这两码事混为一谈。孩子爬不爬藤/上名校因人而异。但是自己不上名校并不意味着要反对别人争取合理权力。同样的道理,争取合理权力并不见得自己的孩子就一定要爬藤。” 

春燕回复:这个一直被混淆我也奇怪啊,为何一提到藤校就这么敏感,迎潮在这里以极精彩的英文加中文又解释了几遍。http://www.weidb.com/p15144&g=1682&tag=latest&page=1

转H:“现在的问题是,学校认为的合理和学生认为的合理不一致。学生认为的不合理是我在学业和课外活动上表现更优异,为什么一个相对较差的学生反尔被录取。学校认为,这两个学生在学业和课外活动上并没有质的区别(SAT2350 vs 2150),但学校或许认为SAT2350的学生学校已经录取了很多,而那个2150的学生或许会对他的社区有更大贡献。在我们这个割裂的社会,这是可能的。我想如果亚裔最终在美国社会上的成就可以和犹太人比拟,那么藤校录取会反映出来。” 

春燕回复:关于犹太人,还是看看Unz的文章就知道他们如何把持录取。关于低分,如果照顾的是低收入社区的,无可非议,然而大量数据证明照顾的是中产阶级的其他族裔,是这个不公需要解决。即使对低收入的照顾,这本书也有大量研究http://www.amazon.com/Please-Stop-Helping-Us-Liberals/dp/1594037256

转H:“在一个不公平的社会,公平只是各种力量博弈以后的暂时平衡。我支持为自己族裔的利益努力,同时也敬佩那些把社会公平当作理想努力的人。” 

春燕回复:嗯,equal opportunity or equal outcome, 看这篇英文精彩论述http://www.weidb.com/p14463&g=1682&tag=175&page=1

转H:“我十分钦佩我们的亚裔孩子,在不利的环境里,仍然用自己的努力取得了傲人的成绩,这在藤校录取上已经反映出来。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砍掉些荆棘,我们的下一代能碾出路来。” 

转N:“其实我对平权法案没意见,弱势群体当然要照顾。但如何照顾,如何实施就要靠各自争取。不努力不抗争,连这15%-20%都保不住。”

转N:“其实现在微信上铺天盖地的中美比较反思文章很多主要是这留学中介搞出来的,算作商业推广软文。 就是一种市场培育,读MBA的可以做个案例分析了。”

转Y:“有些人是做留学中介,培训班,人家当然要把常春藤描绘成高不可攀的圣殿。你口口声声抨击人家歧视。。。”

转Z:“我们人力有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发现有不少人出于某种目的,是揣着聪明装糊涂,估计在偷换概念:比如“不一定要名校毕业才是领军人物”,“不上名校也可以成功”等等。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写再长的文章解释,也是无用。”

转D:“有些人是装睡的人。喊不醒。所以不用跟这些人纠缠,主要目标是不明真相的大众。”

转X:“敬佩你的胆识,能力和付出!不用怪自己没说清,是有人不想明白,有人故意装糊涂。”

转YM:“我个人觉得没有绝对的平等,争取有限的resource 是每个族裔都应该团结起来做的事。我们不能等着人家给我们多少就是多少。我们要求我们deserve 的那份。但deserve多少,又是和我们的力量,以及各个族裔博弈的结果。”

转G:“小中男是最大受害者。相信群里有人已经亲身感受到了。在不久的将来这群里会有更多的人感受到的。我们华人有太多的美德,任何事都会从自己身上找出root cause。”

转N:“我几乎不参与藤校讨论的,我自己没上得了藤校,孩子从目前来看,机会也不大。可是,没入这个群之前,我都不知道有那么多人和你们这些做实事儿的矫情。”

后记:今天收到几个组织的签名,几乎掉泪。看来无论怎么沮丧和辛苦,还是要苦口婆心地宣传。我深知有些组织是经过多年的努力才打下基础,说水滴石穿也不为过。我相信在朋友圈,实践群整理出的发言,包括困惑,都极为宝贵,因为我们就是播种机。

附:O编辑总结一些讨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