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是吾师24:跟孩子讲唐人街太早了吧?


李春燕    05/03     11189    
4.5/2 



一篇“种族主义如何造就唐人街”的文章引起不少朋友讨论,其中一个问题是什么时候和孩子谈论这些问题呢?初中?十一二岁会不会太早?

1. 看孩子是否本身对社会问题感兴趣。我就是被大儿子带动的。四年级他站起来和历史老师辩论一个敏感问题,从此把我拉入社会。我从一开始和学校学区因为解决一件事打交道,到逐渐投入家长会,学区预算委员会,各种选举等等,不得不说是儿子使我跳出象牙塔进入社区。而在这过程中紧密接触各族裔,也抹去了很多因距离产生的“神秘感”以及学会避免因无知而很容易产生的偏见 (stereotype and over generalization)。

2. 看家长是否经常同孩子讲各种 current events。我邻居俩律师(天主教、共和党),在孩子们小学时就跟他们听/看Fox news, O'Reilly, Hannity,讨论Obama's policies,Christmas, 等等。他们二儿子四年级就跟学校说为何不celebrate Christmas? 还跟其他学生讲他的观点(我们小学犹太裔多)。犹太家庭更是从小就不避讳。记得我办的multicultural book club 读When My Name was Keoko, 那时几个家里的孩子才三四年级,都已经读到 Number the Stars. 我的犹太朋友带孩子读完Linda Sue Park这本书很震惊,他们不知道这段日本在亚洲战场的恶行,我们把这两本书一起讨论。问问孩子,如果他们已经读了Number the Stars 类似的书,讲唐人街历史也适合。

3. 华人家长也许较少跟孩子谈时政,或许自己不太关注美国时事或社区事情,也存在语言障碍。一些朋友对中国事情如数家珍但关于美国时事包括华裔历史却和孩子交流有限,那么就不知何时开始才好。也许等到六七年级以上孩子都不听了。这时teenagers原本就不愿听说教,如果没有对族裔历史的了解和对文化的自豪,不但有代沟,还有隔阂,那么即使在遍地开花的升学群教育群里“关注”孩子,真正有效的沟通也大打折扣了。我在敬佩华人家长关心孩子教育同时也看到我们和其他族裔家长的区别,我们除了问学业,还应该给孩子们做个榜样,对社会问题、其他族裔多关注多了解,那么和孩子交流族裔,identity等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4. 小学四年级关于slavery, Indian history, holocaust 都有谈及,孩子们也不是温室花朵,这些能在学校讲,华人历史我们也可以在家讲。比如Laurence Yep在自传The Lost Garden里写唐人街那些无法娶妻生子,无法回中国的悲惨单身汉,看到他都会亲切又心酸地摸他头。这个传记就是给小学生读的;他的很多儿童读物都适合。我们还列了其他书单捐了学区和镇图书馆。 

5. 六年级一般学校开世界历史也是好时候。我们这里八年级课程human rights 已经很深了;另一学区七年级讲Holocaust也很具体。历史书很少涉及二战亚洲战场,移民历史关于华裔也涉及不多,那么家长传承就很重要了。张纯如就是从祖父母那里得知日本侵华历史,找不到史书,自己开始写的。我大儿子刚告诉我他高中历史老师讲述南京大屠杀,少有的深刻。儿子跑去和老师交流,得知这位老师参加过张纯如女士在Princeton办的讨论会。儿子出于敬重,说要申请老师当年毕业的大学。真可谓良性循环--孩子从小感兴趣,家里提供讨论的环境,从而促进了关注老师讲课内容。这位老师据儿子说并不popular, 其他学生因为他身体残疾不喜欢和他交往。儿子讲起这例子使我印象很深,小时的种子不知何时就发芽了。下面是写朋友女儿读南京大屠杀的文章以及很多朋友反馈。

6. 记得一位热心社区的朋友在华人中号召去抗议JK“杀光中国人”的节目时,引起一位家长反对说我们不会跟孩子讲这些。我虽尊重家长选择,但也不得不看到,媒体以及其他族裔家长早已涉猎,四年级以后孩子们对族裔区分已经很清楚了,我们再不情愿,还能把孩子保护到什么时候?

7. 回到唐人街一文,我请初中生老二念了全文,还一起讨论。他说并不吃惊,因为早已知道这些历史。凡是要提高孩子中文的,也可以把中英文一起对照着看。学学英翻中,一举几得。



题外话:Huffington Post 原文下面有近三百留言,Robert Buttons 在留言中提到,“六十年代旧金山一个社区有着最底收入,最高失业率,家庭低于4千美元收入最高比例,最低受教育程度,最高的肺结核率,最底住房水准--那就是唐人街。但1965年整个加州监狱里只有五名华裔罪犯。华裔和日裔的经验证明,生存环境和贫困不是必然导致高犯罪率。” (近日关于inner city问题很多讨论,容过后整理。)

Laurence Yep, prolific author of children's books. This book suits elementary school readers. 

When My Name Was Keoko, by one of my favorite authors Linda Sue Park

Number the Stars, Newbery Award book, written for children 9 and ab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