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社会谁买单?


李春燕    05/25     14719    
3.8/4 



整理者春燕注:申诉哈佛的讨论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关心弱势群体展开。这位M女士从具体数据开始给我们讲了一堂生动的课。大家反馈也精彩。

----

M:我有机会知道绝对的一手真实资料和数据,你们所说的,大多数你所谓的“弱势家庭”的“可怜”困境,基本是你们自己的善意想象。如果你知道他们有多惊人的比例频繁生孩子(经常不同孩子不光父亲不是同一人,连父亲名字都不知道),很多时候就为了多领粮卷;如果你知道政府为了帮助他们学会自力更生,不光提供交通(BUS月票),住宿(Section 8), 食品(food stamp), 甚至连家具和面试的制装费都提供,更别说免费和强制性的工作技能培训了---可是结果呢,这些家庭高达80%以上是祖祖辈辈躺在纳税人买单的福利上心安理得,而且,经常理直气壮的认为整个社会欠他们的,因为他们世代成长在福利家庭,在他们眼里,这就是正常生活,他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自食其力”这回事。更何况,一旦工作,他们的福利就会减少或消失,他们才不干呢!可是,这,难道就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提倡和鼓励的?如果我们的下一代都以领福利为正常生活一部分,到最后,谁来买单?????

 

M:不光躺在福利上代代相传,而且fraud(有工资隐瞒不报,等等)的比例高得惊人,看多了,人都要抑郁了。

 

~他们如何能隐瞒?发工资时都用social security number。反正现在的政策就是养懒汉,中产阶级最辛苦。

 

M:如果是正经工作,雇主必须要向政府报告,社安号一match, 两相对上,就是一个新的“欺诈案”。但是,要是他们打的是under the table 的cash 工呢?比如,很多墨裔给人剪草,看孩子之类的,这政府上哪儿知道去?还有,最悲催的还不是欺诈,是欺诈被定案后,按规定,他们可以每月只付最低$25元就行了,没有利息,没有期限,慢慢还着,可是还款的是极少数的极少数。有人欠好几万美元,也一直不付,也照样活的好好的,只要不报税就没事(即便报税,他们要回的也是他们从未缴纳过的税款,仅仅因为他们是低收入)。最后,去世之后,债务清零,基本就两清了。这样的福利制度到底要把这个国家导向何方?

 

M:他们申请福利时,基本说啥就是啥,除非事后被查出来,但福利已经用了,虽然查处后要还,但是太多人赖着不还了,政府又能咋地?

 

~看来还是政策纵容这些懒人,应该规定,如查出,狠狠地罚款,且要执行,否则停止福利,这样就会阻止这事发生。

 

M:可惜这不是政府要的。奥巴马上台后,领粮卷人大增,以前还要verify 个地址啊,社安号,现在,只要人家走进门声言自己没有收入,需要粮卷,这就得按emergency 的情况expedited 加速处理。至于事后查出来有多少欺诈撒谎的,政客们就不太关心了,他们在乎的是对选民们的宣传,他们如何反应迅速,救助了多少需要帮助的家庭,这样蒙在鼓里可怜的纳税人就接着不停的掏腰包吧。我们曾经开玩笑说,政府这么拼命想把粮卷塞出去,何不每家每口每月直接发钱得了。

 

M:我从不反对救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但是,现行的福利体制早已严重扭曲,被太多太多人滥用, 可怜纳税人了,政客们才不在乎呢。

 

M:这个社会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如果做不到“奖勤罚懒”,至少不应该颠倒过来,现在的福利体系事实上就是在“奖懒罚勤”,说实话,看得越多,越灰心,越不知道咱们的下一代该如何继续为他人的孩子,家庭和不负责任买单。

 

M:其实,就是简单一句话,想要自食其力,就是从去超市push shopping cart 开始,也可以慢慢积攒开来,再辅佐以政府的各项帮助,一步步往前走,总有自立的一天,可是,整天只知抱怨,记恨,觉得整个社会都欠自己,就是上帝也难帮助,不是有句话“天助前,先自助”吗。

 

M:我想我们得感谢我们从小所潜移默化从家庭,学校和社会学来的很多价值观。这种文化传统(自食其力)虽不专属亚裔所有,但很显然,在当今的美国社会,还是亚裔更普遍认同勤奋,努力,和不依赖他人一些。

 

~说来说去,那不还是政策和执行有问题。

 

M:谁是政策制定人?有多少亚裔在政界参与政策的制定?说到执行,你又知不知道政策是可以经常,随政治的需要修改的?政客们不是不知道,唯一蒙在鼓里的就是纳税人!

 

~我们可以培养自己的孩子作政客呀!

 

M:是,这才是正确方向。可现在亚/华裔稍微想把长期弯着的脊梁骨挺起,争取最基本的平等权益,就立刻有人开始说三道四了。

 

~美国还在还奴隶制时的债。

M:这个债还要还几个世纪才能算个头?还是永远还不清?何况,我们也是少数族裔,为啥我们就活该幸苦劳作,替懒惰的人付一切账单?我们欠他们啥了?当年那些初来美国,不懂英文(非裔至少没有语言障碍吧),身无分文的华裔,躲在唐人街的餐馆没白没黑打工攒钱,到最后能完全自理,他们又凭啥活该呢?大家在美国都是主人,没谁欠谁,就该天天低眉顺眼的逆来顺受。

 

反馈

“我因工作的关系同这些人打过好几年的交道,深有同感。美国现在这政策用法律手段让一部分勤劳善良守法的好公民去养活另外一部分好吃懒做的人,长期下去前景堪忧,这部分人目前数目还不算多,不会动摇到根基,可是以后呢,就很难说了。” 

 

“实际上如果去认真考察big welfare state 就不难看出这种制度的弊端!the Welfare should only be a temporary relief of some difficult situation, 可目前的政策使得一批人成了社会的蛀虫。”

 

“过去发食品券,现在因顾虑他们的自尊,改发信用卡,有人把食品劵变卖$500在街上卖$300。如果不是通过辛勤的劳动付出,人性是不懂的珍惜!更主要是政客通过这种不断take good care of you 为借口,愚民更多的人!让他们成为永恒的奴隶!过去的奴隶制度可以abolish , 现在这种变相的welfare实际上是在灵魂上把一个独立的人格变成依赖政府而丧失独立生存的能力!”

 

“人家可不是什么奴隶,样样免费,在这个社会辛勤工作的人才是奴隶一样地交税供养着那些不干活的人。”

 

“我的女儿有个同学,黑人单亲,属于低收入,有一次女儿问我,妈妈,为什么她吃饭,field trip 都不要交钱,我说因为她妈妈带着好几个孩子,收入不够,所以政府会帮助她们,可女儿又问,为什么她家有好几个超大电视,几个 iPad, 我们却没有,我却不能回答啦!”

 

“我觉得黑人有抗争的传统使得他们能够享受其他族裔也没有能享受的待遇。亲身经历过。所以华人社团的抗争崛起对藤校或其他待遇都好 都是为我们的下一代铺平道路。”

 

“对亚裔的招生歧视是确实存在的。文学城的子女教育论坛有不少例子。我理解,这次平权并不是要求用完全一样的标准去对待不同族裔,仍然会保留多样性,而是说仅仅因为是亚裔,就用族裔配额,比如说15%,去拒绝了很多优秀和顶尖的亚裔,这是不公平的。”

 

“本来就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大部分华人中产是受双重剥削。老板和失业阶级。”

 

“支持告Harvard 的亚裔团体。”

 

“网上搞个签名,我们要声援。”

 

春燕:“WSJ这篇Jason Riley文章(The New Jews of College Admission)讲述很多背景。我和作者谈了很久。能想像出他是非裔吗?而正是他抨击过去50年Liberal policy 使非裔社区陷入victim mentality. 前面提到的Ben Carson同样撰文批评非裔社区为何不能学学犹太人和韩裔。低收入的政策倾斜我们赞成,但滥用的弊端上面大家讨论很清楚了。我这几天看到英文媒体文章下面几千的评论,大众还是都知道对亚裔的歧视的。Daniel Golden (Price of Admission 作者)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说“再过些年,我们就会惊讶我们为何那么久地容忍对亚裔的歧视。” 多么诚恳。

Golden said:"How could we have let this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sian Americans persist for so long?"

http://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5/may/24/why-are-so-many-missing-out-on-ivy-league-schools

整理者春燕注:我们关注弱势群体,但也要看到政策无限倾斜的弊端,也不能因为看到亚裔平均收入高就忽视还有很多亚裔处于贫困线下,而在政治领域更是绝对弱势。谁来关注我们呢?看看下面截图中一位非裔的反馈,他不但指出对亚裔的歧视,还号召非裔学习亚裔,这样的话大概只能从非裔口中说出才不会politically incorrect. 

Most recent media coverage of the Administartive Complaint:

www.chicagotribune.com/news/opinion/chapman/ct-asians-enrollment-harvard-colleges-perspec-0524-20150522-colum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