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历险,育儿爬山 (图片)


李春燕    07/04     12270    
4.7/3 



华山是我一直想带孩子去的地方,以前一人带俩,担心孩子小,无法照看,这次可惜老大在夏令营无法同行,老二就担负起照顾我的重担。的确,我经常摔跟头,两年前没到黄山脚就扭了,是俩孩子一路扶着爬了两天。附:儿子登山笔记在此 http://lichunyan.weidb.com/p21028&g=1682&tag=175


说到育儿,这些旅行使孩子们看到各色生活,体会到往山上抗东西的艰辛,山上旅馆极为简陋,还有就地过夜,连夜爬山的,我们都佩服。我们住得也便宜,不跟团,自己慢慢体会。他们帮我提行李,老二从小就提醒哥哥跟上,否则我走东他走西。老大6岁老二3岁半我就带他们爬张家界了。当时老二中暑,我和老大爬天门山也是后怕。我们走了大半中国,黄山嵩山红石峡恒山乐山峨眉山,苏杭上海南京无锡香港澳门郑州开封(宋城)洛阳(龙门石窟)大同(悬空寺木塔云岗石窟)镜泊湖五大连池等等。黄山的惊险绝美令我几晚睡不好,回味无穷。

这次的疲乏不是以前可比,从Colorado开会回来,连续两天安排Economist记者采访,临时还请她来家里做客与华人社区近距离交流。临行几小时才匆匆打点行囊,都没时间给父母打电话。晚上到北京住机场旅馆,第二天一早飞西安,到了西安直奔华山。

儿子和我放弃索道,从山脚开始爬。一路似乎只有我们俩,偶尔见几位和我们一样徒步者,还互相鼓励。沿途路标说240分钟,我俩想想可以接受,每到一处路标都换算我们走出多远,没想到一直爬了七小时。

云梯直上直下有几级还是超过90度,没安全带,铁链上放满锁头很不方便抓牢,需要臂力,我真后悔老写文字没锻炼胳膊。想退下,看着老二已经上去又不想退缩,着实快把我吓哭了。













千尺幢惊险、苍龙岭漫长,我一路想着为何弃索道选择徒步七小时!终于到了东风顶旅馆,设施简陋,但已感恩有落脚之处了。太累的缘故和往年相似又摔了大跟头,膝盖脚踝手掌都破了,没法赶去看日出。  早上儿子和我看到鹞子翻身,觉得可怕没敢去,等栈道回来胆子大了很遗憾没去体验鹞子翻身。









Arnold在山脚下看到华山第一险长空栈道照片说恐高不要去,我这西安话讲的“二杆子”坚持要求看看。我俩说好只是去看看到底什么样。到了那里我说先排队吧,儿子问“Mom, what do we gain from this?" 我也说不出。排队过程中几次想打退堂鼓,Arnold却又不乐意了。估计他既害怕又跃跃欲试。我就只剩害怕了。两个四川年轻人给我鼓劲儿,说“已经到了,就耍一下嘛,也不遗憾。” 结果Arnold又踢腿又往下看。我一直没敢往下看,就贴着石壁一点点挪,还要靠儿子帮我挪绳索。三十厘米窄的木板以及上下几段还要和人交错,我哪里还有害怕的余地?就只能集中所有力量对付眼前难关(summon all my focus on the task one step ahead)。 Arnold说我不敢看悬崖岂非白去了? 回来后朋友发过来介绍,才知道长空栈道被誉为十大惊险悬崖步道。推荐带teens 去体验。  儿子说这回把恐高治好了。照片中鼓励我伸出手的当地摄影师说,能征服这个不就是征服自己吗?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ab1f9f80102gnap.html

ABC俱乐部的朋友开玩笑说“把这些相片发哈佛和北卡网站上。他们马上就地服了。” 引得实践群友幽默回复“马上服,不服不行” “对,给他们看看咱新形象哈哈。” 玩笑归玩笑,以此文匆匆留念,也鼓励朋友们多带孩子体验。这种辛苦的旅行我们每年重复,孩子们在走南闯北中长大,会照顾越来越clumsy的妈妈,体会生活不易,和各种人打交道,何乐不为?

感谢朋友一路上遥控帮我打探山顶住宿以及在得知我摔跤后适时叮嘱。更感恩亲人们十几年来对我们旅行的呵护。







下面图片是长空栈道其中一段。附:儿子和我还跟三个可爱的猫咪玩耍一阵,不禁想念我们的puppy。下山坐了摩托车去华山北站紧赶慢赶上了去西安的动车。才想起一天除了饼干和烤肠没吃饭,不禁再次为儿子的适应性感动。晚上吃了临街的羊肉泡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