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系列29:家长与律师的互动


李春燕    08/01     326963    
4.0/1 



春燕注:随着华人参与社会、关注选举立法的增多,我们越发意识到法律以及人文学科的重要性,包括教授这一职业。律师第一篇既包括资深律师,又有子女或已从法学院毕业或对法律感兴趣的父母。

L律师: 律师很多种,情况都不同。如果是BIG LAW的话,是一个很扭曲的行业,从工作强度和收益来讲,是不划算的。但关键还是要看是否你热爱这份行业:不吃不睡赶一个几十页,几百页的文件,对有些人是惩罚,对有些人正是过毒瘾的机会。碰到过许多名校出来的美国小朋友,包括ABCs,非常优秀,因为不知道该作什么,就糊里糊涂地上了法学院,到找工作时随波逐流进高大上的所,结果一开始工作,发现自己不喜欢也不适合这份工作,又要每天作indentured labor,非常悲惨。有意的学生应该尽量找机会接触这个行业,如果对这块儿有兴趣,大学毕业后可以去大所作一两年legal assistant,看看自己对律所的business model和律师这个律业是否有兴趣,再决定要不要读法学院。法学院上不上应该是个informed decision。

柳律师:“华人社区在社会政治及商业上成就与付出不成比例,一个主要原因是缺乏真正法律人才,缺乏如何与优秀律师打交道的背景知识与能力。怎么学会和律师打交道,这个话题很大。我说说我认为为什么华人不怎么会这个。第一,我觉得咱们的文化背景跟这个西方的传统差的真的蛮远的。我们在这儿多少代了,绝多数华人还是把律师当个小小工具,实在没办法才用的,不知道尊重配合。我的华人或大陆客户的要求,期望,不听法律建议,自作聪明,等等,有时让我啼笑皆非。总之,说大点,办法之一是要多学习理解美国文化,法治精神,理解律师的思维。

所以我鼓励所有华人朋友都鼓励孩子们去读法学院,本科读人文。之后有兴趣和能力的,去参政。不能再做码农了。不能再做过客了。

第二,华人社区没多少机会与优秀律师亙动。华人律师整体水平高的都脱离社区,去corporate America 了;留在社区很多的迫于生计,做些简单个人法律业务;理解这个国家的游说,竞选法律很少,也少参与政治。商业上华人也少有商法律师规划辅佐,商家或者舍不得这开销,生意的融资运作不出亲友圈。社会政治上,更舍不得捐款聘用律师,做Blum 这样的impact litigation。我们整体就是一群老老实实,实实在在的工蜂。”

Y: 说得太好了,你们这行走学术道路,做教授的如何?

L律师: 教授是很好的出路,如果喜欢从业,还可以继续从业。好的位置都在所谓的“top schools”,竞争激烈,本科,法学院都要好,外加appellate court/supreme court的clerkships,或者在所谓Top firms作过,外加人脉要好,要不连这些机会都不会知道。并不真的了解,但感觉那个圈子很clubby, pedigree超级重要。

燕子: 确实clubby, WASP (white shoe)律师们当年就是不屑做并购(M&A)才给犹太律所机会的。

J:以前学法律是从政的最好的途径因为可以兼职同时做两者。但现在律师工作机会少了而且今后也不看好。不是一时而是结构性问题。要么有为社会服务的献身精神,要么走一条未知的新路。总之不会象以前那样顺利。

V:请问,这个结构性问题具体指什么?

J:律师靠收取律师费维持并且一般来说以小时计算。在search engine and everything is on the internet 时代,律师的productivity and efficiency improved significantly. So the hours can be charged diminished. This is the fundamental problem for law firms. Plus many startups try and will continue to attack the very business model of current legal industry just like Music industry, etc.

C:如果想在毕业后又比较好的工作,进大的律所,必须就读好的学校。我女儿当时给自己定的原则是:不是前十的学校不去。另外,我女儿认为(没有数据支持,只能说认为)法学院入学,不像本科录取,主要看LSAT成绩,考多少分就知道能去什么学校,几乎不考虑其他因素。这对我们华裔应该是优势。

燕子:我也是anecdotes,听犹太律师朋友,还有在NJ做大法官的朋友讲的,就业困难,估计是non top law school. 前段看到统计数据,top law school 就业率很高。

HY:“法学院录取因素方面:LSAT在录取时参考比重为60%,个人陈述与课外活动占百分之20,推荐信占10%,之前的高中以后学历的GPA占10%。

如果以后励志从政那么HLS(哈佛法学院)和YLS(耶鲁法学院)是很好的选择。两者最大的差别是学院人数。YLS一共600人左右,HLS有3000人之多。如果只是去律所前十里Penn Law, Duke 以及斯坦福都是很好的选择。”

W:法学院,商学院,不是Top 25毕业的,不太好找到高薪的位置,有的还不如一个工程本科生。但医学院不管什么学校出来,工作都能找到。美国对医学院的录取率一定有控制,好保证医生的收入。

燕子:J先生,讲到潜移默化,您的两个儿子都投入社区,您能讲讲是他们从小就对社会问题和法律感兴趣吗?

J:大儿子爱读书是高中L-D debate team captain,所以关注社会问题。初中二年级夏天在John Hopkins CTY summer camp 学了一门美国宪法大学课程。从此对政治和法律感兴趣了。大学时给John Chiang's political committee 做过intern. 深知华人从政的不易,所以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创业。

K:“儿子申请高中的 data sheet 让我看过,我加了一条
Tent camping every summer in the national parks in order to explore nature...

大学学了Politics and German Studies, 说是为法学院做准备。大学期间去四川西昌昭觉彝族山区暑期扶贫。LSAT 考分也不错。结果毕业后先去德国Fulbright English Teaching Assistantship 一年,回来却变了主意,不愿申请法学院了。去 Hopkins 的SAIS念了国际经济与政治的MA,期间在白宫经济委员会实习过。前几天去美联储芝加哥办公室上班了。说是两年后考虑上商学院。
结论:孩子的兴趣计划变得挺快的。父母帮不上什么。”

燕子:两位年轻人都是对政治和法律感兴趣,虽然没读法学院,但他们这些兴趣相信已发挥出来,就像群里Y先生一样,不是律师照样参与。这些历练已经很珍贵了,而且本科这种专业跟其他理工科还是不同的。申诉藤校的Michael Wang在DC新闻发布会上演讲和问答我们都见到了。我跟他谈了很久,在Williams也是political science major, 高中辩论队的,中英文俱佳,我很佩服。他现在说要从政,即使以后有变,这份心也难得。

J:从政需要社会历练和不愁生计。曲线救国也许是必须的。Obama 当总统前二十年靠夫人养家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燕子:是这样,学生们到了大学又经过教授、同学、社会的影响。我倒觉得有心,不当政客,而在所在社区参与基层事物也是难得了。像加州的邵阳博士一样,我们新州出现了几位第一代大陆华人BOE委员,就是可喜啊。

燕子:转张迎潮博士“我现在没有在 close session 开会,是因为现在讨论议题是明年教师工资 negotiation, 因为我太太是教师,虽然她不在本学区,我也不能参加讨论,但是最后投票可以参加。如果我的直系亲属在本学区任教,我连最后投票都不可以。美国在这方面特别强调 avoid conflict of interests, 做公职谋私利很难。这正是美国政治的强大所在 。”

小节:相比于STEM专业,华人对律师教育人文学科需更深度了解。更多律师分享见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