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系列32:律师全方位 法学院与社会


Vivian    08/04     7972    
3.7/3 



整理者春燕注:一篇律师们与群友间的对话引出Vivian律师从法学院,book smart v street smart, 压力与贡献等等角度的深刻分析。

【1. 读什么样的法学院?】

读法学院的问题, 我个人不会让小孩读除了所谓national law schools, 也就是排名差不多前10左右的法学院。即使这些里面, 真正的national schools实际上只有前5,6个。法学院其实很地域化, 法学院所在的地理位置很重要。National schools的意思就是这些学校出来的毕业生, 不受地域的限制, 读Harvard的可以去加州, Stanford的可以去纽约。在纽约的二流学校, 像Fordham, Brooklyn Law, 以及新州Rutgers, 如果学习成绩非常好的话, 也可以找到很好的入门工作。在大经济中心的好学校, 像University of Texas, 毕业以后在德州的机会也很多。除了这些类型的学校, 我个人觉得读法学院的成本相对收益可能不高。

【2. 亚裔读法学院的问题】

确实法学院比商学院注重成绩。入学的时候LSAT佔比重很大。如果你考个接近满分, 别的硬件也不差 (gpa, recommendation letters), 基本前5的法学院怎么也要进至少2,3个。读书的成绩, 尤其是第一年的成绩非常重要, 因为第一年的暑假要找第二年暑假的实习, 不出意外的话第二年暑假的实习结束就会有一个offer for permanent job. 第一年的成绩在找实习的时候就类似LSAT, 只要你能在面试时正常和人交流, 一个好学校的好成绩单基本可以保证一个好的实习机会。

【3. 步入社会,游戏开始】

出了法学院以后才是游戏真正开始的时候。大事务所需要很多Junior associates, 看重成绩是因为他们需要人能帮他们干活。Junior associates的learning curve也很陡。所以律师第一个是要有专业的技能, 才可以给客户提供服务。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以后, 看的就是谁能发展客户。所以到最后还是一个business, 唯一区别就是律师卖的是自己和事务所里别的律师的服务。越大越精英的事务所金字塔尖和塔底的区别越大, 也越难从塔底爬到塔尖。这个过程中就有很多选择和被选择的过程。但是从精英大所里面经过训练以后, 可选的路还是很多。可以去公司, 基金, 银行的in house,可以去各类政府, 可以去小一些的律所, 可以去非盈利组织。

一般从政的和搞学术当教授的都是早就想好了的, 法学院一毕业就开始了, 所以不算在这一类。但是意思是说法学院毕业一开始在大所的工作可以基本看成几年的短期培训, 真正想好长期的路怎么走要在毕业几年以后, 所以不要只看到毕业的就业率。

【4. 关于前文提到的结构性改变】

我个人的感觉是这个行业受全球化的冲击相对其他行业反而小。律师的服务很专业, 很personal的, 我还没看到外包到别的国家的。和大经济环境倒是息息相关。经济好的时候, 上市, 融资, 私募, 公司买卖一多, 律师事务所就忙。也有说法是litigation, bankruptcy law和大经济情况是反的, 可以一定程度上hedge, 但不是每个所都有。

律师行业竞争确实很残酷。我个人觉得对我们minority不一定是坏事。Private equity funds的崛起让竞争更民主。即使现在, private equity funds和其他投资基金带来的deal flow, 让很多中小律所有机会, 不像以前corporations一统天下的时候只有那些历史悠久的精英律所把持所有的deal flow. 

【5. 智商情商】
如果跟爬corporate ladder比的话, 我个人觉得律所更精英主意 (meritocracy), 因为毕竟是在很大程度上靠脑子吃饭。但是也不光要book smart, 还要street smart, 因为归根到底是和人打交道, 不管是上司, 对手, 还是客户。但是至少book smart占的比重比其他地方可能要高。

【6. 压力与贡献】
还有一点是律师是体力活, 按小时收费的 - 当然收费不低。大所leverage的都是junior associates的体力。每个人都有压力要更多的billable hours, 也就意味业绩跟你多忙成正比, 难免总会让人觉得时间是个稀有品。律师by definition是辅助主体经济行为的, 会给客户创造价值, 但是对整体社会创造性的进步贡献不多 (仅限于transactional lawyers,大法官啊, 教授啊就等同于其他人文科学精英, 不算在内)。不过这可能是金融这个行业的通性。

要qualify一下, 我说的都被我的个人经历所限, 基本是纽约的transactional attorney的感受。别的地方别的种类的律师经历感想肯定不同。

反馈
J: 东岸里第二方阵的,我很喜欢罗格斯的法学院 (Rutgers Law School),很推荐(Fordham 不推荐),我们市副市长法学院就是罗格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