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研究:模范亚裔的耐心已经丧失殆尽


十豆三木公译介    10/11     14927    
4.0/1 



整理者春燕注:五月份亚裔教育联盟(AACE)组织对于哈佛大学的申诉引起英国著名杂志经济学人的关注,副主编从伦敦飞来采访亚裔社区,长篇研究成为推荐热门文章,超过三万Facebook LIKES,过千Twitter转发,更传播于微信群。此文由十豆三木公译介,小鱼女士润色。请关注AACE网站: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en/

一、Michael Wang是谁

文章从王孜立(Michael Wang)的学业和各项活动入手列举最近亚裔美国人申诉/起诉名校的时间表。

王孜立是一个加州的高中生,他在全校1002个毕业生中总排名第二,他的ACT分数是满分36。他曾在奥巴马的就职典礼上献唱,并在国家级的钢琴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在国家级数学竞赛中也名列前150名,入围过几次全国辩论大赛的决赛。然而在申请大学的时候,他却遭受了自己一帆风顺生涯中的第一次挫败,在他申请的七所常春藤大学中,竟有六所都拒绝录取他。

“我看到总体条件不如我的人都能被更好的大学录取” 王同学说,“最初,我只是气愤,后来我决定化愤怒为实际行动。” 他在写给相关校方的信中诘问:“我还缺少什么条件才能被贵校选上?是种族的原因吗?或者请告诉我是为什么?”所有寄出去的信,他得到的要么是含糊的回答,要么是石沉大海。于是他向美国教育部投诉,结果竟然也是无疾而终,美国教育部说他们没有发现确凿的证据。

去年十一月份,亚裔和欧裔分别对哈佛和北卡大学提起法律诉讼;今年5月,王孜立加入了一个由64个亚裔美国人组织联合发起的,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提出的针对哈佛种族歧视的行政申诉。美国教育部(以法律诉讼正在进行为由)在七月驳回了投诉,但两位亚裔美国人于九月份再度投诉哈佛以及另外九所高校。

二、亚裔移民的背景

文章接着回顾了亚裔移民曾饱受歧视,以及民权法案后各类移民剧增的历史背景。

1965年10月3日,约翰逊总统签署了《移民与国籍法》,废除了欧洲白人优于其他族群的特权。该法案的主要结果就是大量的亚裔移民到美国,很多数据显示,这些亚裔移民的表现要优于其他少数族群。事实上,亚裔美国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描述为“模范少数族裔”:富有,重视教育,并且安静守法。但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使他们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保持沉默了。

在1965年的法案颁布之前,美国亚裔移民的经历并不尽人意。1871年,发生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私刑,17名中国人被集体杀害; 1882年的排华法案,禁止中国人移民来美;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 12万日裔美国人被拘留,而当时只有少数的德裔和意大利裔美国人被拘留:所有这些,都表明种族主义不仅仅是针对非裔美国人。

战争结束后,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中国和印度被视为美国的二战盟友,美国后来也意识到对于日裔的大规模拘禁是错误的。随后的民权运动也开始改变民众对于(少数)族裔的态度,新的移民法案使技术和亲属移民成为可能。众多的亚洲人口,以及快速发展的经济体意味着它会给美国提供足够的高科技新移民。 2013年,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移民人数首次超过了墨西哥。

亚洲地域辽阔,亚裔美国人有很多不同的族裔,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因为不同的原因而移民到美国;他们也有不同的教育程度和经济背景。日裔大多是在二战前移民来的,华裔从上世纪80年代起大量移民。印度裔和华裔大多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比较富裕,而(人数较少的)柬埔寨,老挝和苗族移民则比较困难一些。日裔作为唯一的大多数出生在美国的亚裔族群,更愿意和非亚裔结婚,他们的总体意识和教育水平更接近美国的整体水平。平均而言,亚裔美国人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更富有,有完整的家庭,更有满足感,更愿意相信美国梦:有69%的亚裔美国人,都相信“如果勤奋努力,人人都有机会出人头地”,与此同时,则只有58%的其他美国人相信这点。

三、亚裔在教育上的突出表现

文章列举数据和研究报告阐述了亚裔的刻苦努力,才是他们学业以及课外活动成绩优异的原因。

亚裔的教育水平是表现最为突出的:亚裔美国人中有49%拥有大学本科学历,而普通美国人只有28%。尽管亚裔美国人仅占美国总人口的5.6%,然而根据亚裔提交到美国教育部的投诉,在美国近年来数学和物理奥林匹克队以及总统学者奖的成员中,有超过30%以上是亚裔学生,25-30%国家优秀奖学金获得者也是亚裔。纽约市的亚裔人口是13%,而在2013年通过考试入选的纽约市特殊公立高中,史岱文森高中和布朗克斯科技高中的学生中,75%和60%分别为亚裔。最近几年大量涌入的新移民,很可能会进一步加大亚裔和其他族裔之间的差距,因为新移民有着比老移民更高的素质:来自亚洲的新移民中,61%拥有学士学位,而同期的非亚裔移民这个数字则只有30%。

为什么他们能做得这么好?纽约城市大学的艾米.辛和密歇根大学的谢宇,在跟踪了6000名白人和亚裔的孩子自幼儿期到高中阶段的情况后,找到了一些答案。他们否定了亚裔比白人天生聪明的猜测:在他们的认知能力上,早期虽有一点差距,但经过学校教育后,差距变得非常微小。亚裔父母较高的社会经济地位也仅提供了一小部分的解释。两位教授的研究显示,亚裔的出色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不懈的努力。亚裔和白人孩子之间相当大的差距,是在学校的成长过程中形成的。

研究人员发现亚裔和白人孩子在学习态度上明显不同。亚裔相信数学能力是学习得到的,而不是天生的; 而亚裔的父母比白人的孩子对于孩子的期望值更高。那种认为A-是“亚裔不及格”的现象非常普遍。犹他大学的加西亚研究表明,美国的亚裔父母更有可能每天至少比其他族裔多花出20分钟来帮助他们的孩子学习。

在“亚裔美国人成就的悖论”一文中,基于对在洛杉矶年轻华裔、越南裔,墨西哥裔,欧裔和非裔的研究,珍妮佛·李和周敏认为,不仅仅是家庭教育一个因素,“民族资本”也很重要--这些群体所在的社区对于教育都大力支持。亚裔受访者都记得,自己的父母总是反复在他们面前提到他们那些读博士的堂兄弟和邻居。社会资源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四英寸厚的南加州华人黄页中,就有数以千计中国人经营的SAT和其他补习服务。和祖国的密切联系也是另一个优势,至少对于父母如此。叛逆的孩子可能被威胁要送回到中国的亲戚那儿,孩子也从其它的中国青少年那儿知道,即便是亚裔,他们相比在中国的学生都要轻松一些。

四、名校录取之艰难

文章接着分析亚裔在名校录取上遇到的隐形天花板,以及最近的最高法院案件。

压力和不懈的努力使很多亚裔美国人最终进入了顶尖大学,但比例仍与他们在高中的优异表现不成正比。有些亚裔声称,长春藤学校对亚裔有隐性名额限制。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亚斯平沙德和沃尔顿雷德福,在查看了录取数据之后得出结论认为,由于亚裔学生在学业上的普遍杰出表现,亚裔美国人需要比白人在(1600 分满分的)SAT中多出140分,比黑人多出310分,才能获得同一所私立大学的录取。然而,在美国加州,由于公立大学可以在录取时根据经济情况,而不是以种族为参考,其结果就是,伯克利分校的入学率在2014年里有41%是亚裔,同时加州理工学院也有44%的亚裔。

犹太人以往面临的那种种族偏见有可能存在,但(平权法案所带来的)种族倾斜的录取方式,则肯定影响了亚裔的录取率。由于非裔和拉丁裔在传统上的劣势,一流大学往往不得不降低分数录取他们;再加上通过校友子女优先,体育明星,权贵(这其中只有极少的亚裔)等等途径被录取的学生,最后只剩下了不多的名额给予真正优秀的学生。因为常春藤名校们的资金来源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富人的慷慨捐赠,所以藤校不能不给予这些人的子女以录取上的优待。唯一剩下焦点就在平权法案了。

有几个州的公立学校已禁止使用种族作为录取条件,针对平权法案的多起诉讼也时有耳闻。其中之一是费舍尔(白人)讼德克萨斯大学案,这个案子已在最高法院和下级法院中来回反复了七年;今年六月,最高法院同意审理她的上诉。九月,美国亚裔教育联盟领导117个亚裔组织提起一份(非当事人)陈述,以支持费舍尔诉讼。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将直接影响目前针对哈佛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诉讼。鉴于几个最高法院的法官,其中包括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对平权法案所持的冷淡态度,最高法院也许很可能会做出不利于德州大学(录取政策)的判决。

法院目前认可大学将种族纳入考虑,但不应该有种族配额。藤校否认种族配额的存在,但在其对亚裔团体投诉的评论中,哈佛以“多元化”,来为其采纳种族因素作为录取标准而辩护,“不同种族和背景的学生在一起更有利于面对一个日益多元化的世界”,他们描述其招生过程是“全方位”的,是比包括只看单纯的考试成绩等指标更为广泛的多种因素的综合考量。

五、亚裔学生和家长作何想

文章指出许多亚裔父母反对名校以多元化名义限制亚裔。

很久以前,亚裔家长们就意识到,有必要针对亚裔数学书呆子的形象做些什么,他们鼓励孩子向多元化发展,音乐,辩论,慈善工作,体育,一切能提高录取机会的都应该去做。但许多在各个方面有出色表现的学生,包括王孜立和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学生艾琳.刘,他们都有非常好的简历,但仍然被藤校拒绝了。刘同学的母亲,特里西娅说:“我感到愤怒,我们为美国梦而来:她努力学习,各方面都做得非常好了。但这些没有用。”艾琳已经接受了加拿大的一个顶级大学的录取,她也很高兴。但她的母亲不这样想:“想到她要去异国他乡去上学,这让我的心都碎了,如果她去了哈佛,我可以给她去送饺子。”

王孜立认为亚裔不会(因大学录取受限)而气馁从而在行动上松懈下来。他说,“亚裔父母,不会变得更加轻松,只可能越来越严格,因为父母意识到他们将不得不更加努力,因为标准虽在不停提高,但对于亚裔来说,标准上升得却(比别的族裔)更快。” 来自新泽西州蜜而本的14岁学生贾澄澄指出,“问题变成了恶性循环:为了解决种族限额,我们必须比别人更努力,但这又会进一步加深外界对亚裔的刻板印象。”

但亚裔社区并不愿意在根本上反对平权法案。他们倾向于投票给民主党,他们中许多人还记得,亚裔曾被鄙夷而非当作模范族裔的历史。因此,有些不喜欢现行制度的亚裔,倾向于对平权法案进行调整,而不是废除它;也有的亚裔认为,亚裔应该继续支持平权法案。

六、职场竹子天花板

文章以数据揭示亚裔在职场上所处的困境。

尽管亚裔美国人在学校里表现很不错,并拥有较高的平均收入,但在拥有高级职务的各族裔比例中,亚裔数量则明显不足。 “竹子天花板”也许的确存在。亚裔在各企业和专业领域的中下级职位都做得很好,但在上层却不太突出。一个亚裔组织ASCEND发表的一份报告分析了英特尔,惠普,LinkedIn和雅虎的数据,专业人士占27%,管理人员19%,高级管理人员则只有14%是亚裔。

类似的现象在法律行业中也可以看到。在2014年,尽管法律事务所中有11%是亚裔人,但合伙人中只有3%。顶级律师事务所的招聘部门通常只从顶尖大学中招募毕业生,还要审视申请人的课外活动以及有特别的其它表现的申请人。美国西北大学的劳伦·里维拉说, “他们对运动,如曲棍球,壁球和赛艇之类,特别感兴趣。而亚裔则很少参与这类体育项目”。

金字塔的最顶端更几乎见不到亚裔。五百强企业CEO里,在2000年有8位亚裔,到2014年只涨到10位,而女性在同一时期从四个上升到24个。类似的在学术界,虽然亚裔教授到处都是,但在美国的3000大学中,只有不到10个亚裔的校长。

ASCEND报告中的三位作者认为,文化模式可能是亚裔在顶端代表性不足的原因。 “有一些东西让亚裔比较害羞”,GEE说, “工程师是书呆子,而亚裔又是其中最呆的一群。”, “我们从小被教育要谦虚” 黄女士说,“我的父母不想找麻烦,就是要保持安静,不要成为与众不同的那个,要成为团队的成员。但在企业里,你要学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儒家文化相信人际关系里的自然秩序 ”佩克女士说, “你不要去反驳,也不要去怀疑权威。”

亚裔美国人其实是一个很多元的受不同文化影响的族群,但那些有这种突出特质的亚裔,即使是非常合格的人选,也不太可能竞争领导的位置。南亚人,因为没有这种不要“捣乱”的文化传统,则更有机会出头 ---  比如,卢英德在百事可乐和阿贾伊班加在万事达(出任CEO )就是最好的例证。

GEE,黄女士和佩克女士,推出帮助亚裔获得升迁机会的训练课程,建议亚裔应该更努力的扩展社交网络。但另一项研究也表明,亚裔可能会发现,找导师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沃顿商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的研究人员写了一封相同的电子邮件发给(全美各大学)6500名教授,内容是(假扮)学生希望和该教授进行学术交流,以测试教授的反应。结果显示,有白人名字(落款)的得到的回音比其他族裔更多。而亚裔,不论男女,收到回音的则更少。

此外,藤校毕业生有很多后来成为了CEO,国会议员和法官,那么亚裔在名校录取上所受的明显偏见,也会使他们难以登上领导位置。 “上升的阶梯正在从我们的脚下抽走”特里西娅刘说。 “如果我们不能进藤校,我们怎样才能出现在华尔街,国会或最高法院的位置呢?”

七、亚裔准备好了吗?

文章提出的亚裔内部各族群在从政、职场上的差异值得深思。

研究犹太人和藤校历史的卡拉布的报告(“招生秘史:谁被排除在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之外”)显示,只有在犹太人已经获得了政治势力之后,藤校才开始停止对于他们的歧视。而亚裔在政治和商业上都缺乏代表性:只有2.4%的国会议员是亚裔,州议员中只有不到2%的是亚裔。

南亚人,虽然人数不如东亚人,却表现得更加出色。尼克海利,南卡罗来纳州州长,以及鲍比金达尔,路易斯安那州州长,都是在美国本土的48个州中的仅有的亚裔州长,都是印度裔美国人,(大卫Ige,日本裔,是夏威夷州州长)。印度和中国政治传统的对比,也许是另一个原因。 “我们来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Bhojwani说,他在推动着“新美国领袖”项目,以培训移民在政治上发挥才干。 “我们在想办法做好准备,而东亚的族裔还没有。”

在中国,相比之下,“我们经过文化大革命,” 曾就职于中国财政部,现为纽约佩斯大学的会计学教授李春燕博士说, “大家对政治缺乏信任。”

亚裔在职场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可能会推动更多的人进入政界。安德鲁·哈恩,一位律师事务所的韩裔合伙人说,“我曾经是一个香蕉,黄外白内,但一旦进入了法律界,我成了一个激进分子。 ”

高校招生,以及对于哈佛的诉讼,提供了一个契机,让更多的亚裔越来越关心政治。去年,许多在加州的亚裔,因为当地的拉丁裔参议员推动一个所谓大学录取重新引入种族因素的SCA5法案而被激怒。很多人在Change.org的请愿书上签字,36个组织(包括26个是亚裔组织)反对该提案,最终导致该法案被迫流产。亚裔社区因为在升学和职场受到的歧视而产生 “越来越多的焦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法学院录取还是职场雇用上(的歧视)?”,组织政治筹款的哈恩先生说,“金库已经打开。 对冲基金,私募基金,律师--他们出了巨资......犹太人花了半个世纪来获得他们的权利,我希望我们不会花那么长的时间。”

-------

春燕注:欣闻国内学生对此也有译介,足见华人社区对此的关注,请留意后续。

http://www.economist.com/news/briefing/21669595-asian-americans-are-united-states-most-successful-minority-they-are-complaining-ever

我们持续发声不但引起主流媒体报道,二代对此也开始发表看法,下文引起大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