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校申请季--自己的不足取与他人的闪光点?


日月明心台留    12/12     8300    
4.5/2 



整理者注:每到藤校录取(EA/ED)季,家长们种种感叹重来一遍。今年大不相同的是亚裔对哈佛的申诉,在高法院支持Fisher案引起家长们各类反响 (注:亚裔教育联盟活动见链接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home-zh/

---------
作者:日月明心台留

最近华人微信群里有一些观点,认为藤校已经给华裔足够名额,而华裔应该懂得自己如何做好自己。我想谈谈对此的几点想法。

1. 关于藤校名额问题,在几个地方看到这段话,“我觉得哈佛大学录取25%亚裔,如果是真的话,已经很高很高了!在一个亚裔人口只有10%不到的国度里,那是何等胸怀的一个高等学府啊!我理解哈佛,理解耶鲁,理解普林斯顿,这些大学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她们敢于把机会给世界每一个角落的人!我可以这样说,这些大学根本就没有歧视,有的,是伟大的爱心!她们会继续变伟大!” 

这段话让我感觉不太理解。10%的亚裔人口,却招收了25%亚裔,那是不是歧视其他族裔呢?如果你觉得亚裔多收是因为亚裔普遍好,那么为啥不该招35%亚裔呢?那25%的招收率不就是歧视亚裔了?或者说你觉得25%是个正好都不歧视的数字?那几年前哈佛只招17%的亚裔,就是歧视亚裔了?所以伟大的哈佛是正好今年才伟大起来?还有,如果这些哈佛的亚裔牛娃,尼日利亚后裔佼佼者愿意去州大的话,州大别说25%,招45%还带送全额奖学金的。这情怀,比哈佛还伟大吧?藤校首先是大学,如果唯才是用地录取(但愿如此!)就做到了它应做的。跟伟大有啥关系?州大招生办也不比哈佛少情操吧?

2. 回到自身,我同意做好自己,让名校选,进不了名校也没啥。也同意运气不是歧视。更同意华裔藤校录取比例已经显著超过华裔人口比例。但这就是真正公平了吗?假如亚裔总要花比别人多3倍的努力才能得到同样的升职,这公平吗?这不仅不公平,而且是违法甚至可能违宪的。

3. 同样,宪法修正案里并没有区分工作和大学录取。所以亚裔比别人多花几倍努力才可能进同样的学校也是不公平和违宪的。如果你认为亚裔在好大学比例过高,必须限制(即设上限)以给别人机会,那么这就是违法的。这在过往的几宗诉讼案里已有定论。想改,你可以提出诉讼。

4. 现在平权法案支持者为了绕过宪法,提出diversity的理由,但基于过去案件的判决,他们不能明目张胆地设上限,所以就改为不公开录取条件以及如何考虑种族的(藤校的做法,正被告在诉讼中),或10% rule(德州大学的做法,正被告在诉讼中--高法院的Fisher案)。他们其实是在钻宪法空子给别人更多机会。

5. 是不是该给别人更多机会?也许大多数亚裔都会觉得未尝不可,其实我也觉得可以适当帮助别的种族。可有几条,第一帮助应当适当,不是无条件无限制地帮助。第二,设置隐性quota绝对不行。第三,下结论前也应该假设一下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有人牺牲你的升职,你孩子的录取来给别人机会,你会觉得公平吗?

6. 请注意反平权法案的人不是在要求一个不公平的结果,而是要求一个公平的机会。去不去藤校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人为设障碍给我们就是不公平的,应该反对的。就像做慈善,你有钱了,愿意把20%的钱给别人,那是你的选择,合法;但突然几个慈善机构订规则,每个有钱人都必须捐20%的财产给别人,那就不是合法也不合理的。你的孩子被藤校录取了,愿意把机会让给别人当然可以。但是因此赞同藤校为所有亚裔录取设隐形上限,那可还是不合法也不合理的。

7. 做好自己确实不必以藤之爱好来强行改变自己,能走到哪一步就是哪一步。但我们也不宜对大学录取上有消极态度,甚至偏颇地以一些家庭的包装来揣测真正优秀但因为运气或其他原因进不去的孩子,仿佛进不了藤校的都是如此。这样的传播会被人用来做为解释藤校不招非常努力、各方面出色的亚裔孩子的原因。已经有这个苗头了。

请不要继续见到别的华人被拒就依据自己的揣度来挑刺,而见到其他族裔录取就想法找闪光点。一些华人喜欢帮着藤校挑华人孩子的刺。如果发现那个孩子有passion,下一句就是有没有理想呢?再下一句是有没有反馈社会的理想呢?等等。进了藤校的学生并不都是十全十美的,也不都是有造福人类的远大理想的。将心比心,不要无端猜测揣度别人出色的孩子。也许真的只是运气不好加上是华人呢?也许只是那个高中今年出色人才太多而被挤下来呢?不透明的招生规则造成什么可能都有。

最后,请记住,我们的孩子们会为一个好的大学或好的未来尽他们最大的努力。而我们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给他们争取一个公平的环境,回馈他们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