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班、藤校限额、教育资源、华人发声


李春燕    04/25     6560    
4.7/3 



4/25/2016

最近几个地区华人遇到Gifted and Talented programs 要被缩减或取消,一种观点是要抗争,而另一种观点是要顺应潮流,恰好可以减少华人家长的狠推,也许还能避免带来损害(猜测是backlash?)。


每次关于教育公平的讨论总能引发对华人家长推孩子的批评,两者混一起则难以说清问题实质。引用一位群友反馈:“一些家长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我们讨论GT取消不公,被说成就是想进好大学,进而衍生为华人只想着进好大学。这都哪跟哪啊?请不要往别人的讨论里加些莫须有的东西。其实我们镇取消小学GT跟我家没关系,孩子们都不在小学了,但我还是很气愤我孩子有的机会别的孩子没有。公平这年头越来越解释为大锅饭式的分配公平,而不是公平竞争的机会公平。“ 我回复如下:

1. 同意,我们镇几十年前就取消了GT,那时还没什么华人,现在也没人说要加回,而且学校是州里排名靠前的,但这并不能为现在一些做法做注解。

2. 家长们希望公平和是否爬藤无关,这个在1群一年前就讨论过了,还是O编的话精辟简介:能不能去是能力,让不让去是权利,想不想去是选择。

3. 犹太人对于藤校的把持有目共睹,等到华人有那么多把持、那么多legacy再超然地说上不上无所谓也不晚。

4. 而我身边犹太朋友们以及后代可真没松劲儿的,只是人家路数更多,看似华人只有一条路罢了。而几年前我的犹太朋友(一位极重视教育的父亲)就感叹他的孩子们已经失去新移民所拥有的"drive"了。新移民想扩充路数可不是一两代人能做到的,资源就这么多。教育资源尤其稀缺。研究也证明对于新移民来说,学校的名声占更大部分,这也难怪家长们本能的反应。

5. 几十年前犹太人写书写文章抨击录取不公平,现在却除了Unz, Golden很少有公正人胆地说Asians are the new Jews这样的话了。而他们还批评了犹太同族现在对亚裔受歧视默不做声。

6. 偏偏升学上的不公和对于华人家长推藤的不屑又混为一谈,那么看看职位上的挤压吧,如果以华人推藤来容忍升学上的不公,再以对华人刻板印象来容忍职场上的不公,那也无需维权了呢。

7. 一向说学习犹太人,可是看看历史犹太人并未顺应潮流,并未承认自己族群没有领导力而甘愿受制于限额。

转O编发言:“看了上面的藤校讨论,回复是想太多,藤校是维护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的地方,亚裔还没成既得利益者,自然就被坑。犹太人也是如此,当年犹太人二战以后在美国也被各种压制,人家像对待亚裔一样对待犹太人(打Fisher官司的Blum就是犹太人),照样给quota, 说领导力不够。然后犹太人双管齐下,一个是自己人refer自己人,教授收学生,公司给项目时候自己种族优先;一个是自己开大学,搞犹太学校,然后逆向逼迫核心群体共存。

亚裔现在已经到门槛了,自然也会受到一样待遇,就看能不能有足够力量过去了。优质高等教育是一种紧缺资源,任何族群都想抢的,学不过就用权力,犹太人内部现阶段争论的也很厉害。

因为这一代犹太学生养尊处优,已经失去了前辈的战斗力(相比而言)而把犹太人归为白人后,他们没有quota压力,加上遗传的内部refer,实际上使得质量下降很厉害。像Blum这种希望引入亚裔从而挑起竞争,保证犹太人的战斗力派,和既得利益保守派(我们实力够强了,干嘛逼孩子)冲突也是很厉害的。看看犹太裔这些年的学术表现,下滑趋势很明显的。没有竞争就没有动力,没有动力就死于安乐了。。。”

我之前的发言:对于是否抗争,见仁见智。我也不认为抗争会带来什么坏处,不声不响的SCA5不也出来了吗?取消GT不是平等,从教育学上说,GT是和special ed 一样应该区别对待的。我曾是学区GT代表,跟踪很多研究。同意前面转发的意见,表面公平的语言很有误导性,最后是亚裔lower and lower middle class 受损。

G:"这样下去:到底谁的利益受损?upper class and upper middle class would not mind, 送和自己理念相同的私立学校好了。 middle class呢?搬郊区啊!最后受害的还是那些缺少社会资源,但聪明爱学习的孩子,也就是亚裔lower class and lower middle class. 其他的少数族裔会在乎你的G&T program吗? they just couldn't care less. 但是,打压G&T,却是一件非常political right的事情,平衡教育资源,多么动听啊!"  +1
在纽约,来自低收入的家庭的华裔学子,学业骄人的不在少数 ,千万不能损害他们的公平竞争的权益!

5/2/2016更新:另一种看法也知道华人利益受损,只是在政权的最佳方式上有不同观点

H:燕子,关于升学维权,我觉得这个事情现在变成全美国的趋势,你们抗议一下可以的,但是要注意不要过火了,他们实在要改革就让他们改革。如果由于这个改革不成,下次变成像加州一样让亚裔细分种族,那个才是灾难。现在华人用亚裔的名义,实际上占到大部分的利益,如果是细分,华人会受到更大的伤害。这个也就是我为什么改变想法,不再支持哈弗申诉和其他升学申诉。因为高法fisher的案子现在前景不妙,而以前高级法院裁决的时候,是严格种族配额不合适,但是种族因素在录取中的考虑是合法的。既然种族因素合法,如果把华人分离出来,华人升学的前景会更为严峻。希望这是我的多虑,但是目前的现状都在朝这个方向发展。

J: 不必太悲观。
K: 还是缺乏后续招数。
M: 你让一步不等于别人会让你一步。尤其政治上。法律上也是寸土必争,不要有坏的precedent。
N: 同意M, 华人一步步退让,给别人一次次机会探测底线。到最后就可能是大势已定,回天无力了。
O: 真要亞裔細分,具體執行起來會很荒謬,因為你可以隨便說自己是哪個族裔,大家可以隨意把自己填成馬來,印尼, 菲律賓,到時候會很荒唐。
R: 同意O,其实不用怕亚裔被细分。民主党当红大老纯白人都可以自称是印第安人,咱们亚裔里更应该可以随便选了。

【转】Catherine Baker 女士的这句话“Well, that's if you believe that skin color is all that defines diversity, which I don't”真是掷地有声,在我看来几乎可以和Roberts首席大法官的那句名言“The way to stop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race is to stop discriminating on the basis of race”相比。
真正的社会主义者的悲天悯人情怀是值得肯定的;但极端自由主义误入歧途,失去了逻辑。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同性婚姻和transgender这个问题上,自由主义者一再声称“What matters is your mind, not your body; What's important is what you think you are, not what you were born to be”。可是在Affirmative Action这件事上,他们却抛弃了这种说法,正如Baker女士所说,skin color变成了diversity的唯一标准,而不再看重人的思想。难道skin color不是body的一部分?难道种族不是what you were born to be?
正是这种逻辑上的不自洽使我不再相信那些政客们声称的爱心。

4/25 其他反馈:
A:每个孩子资质不同,每个族裔对教育的态度也不一样,有潜质的孩子就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发展空间,所谓报道全面平等,是不可能的,同样的分数,亚裔跟其他族裔相比是没有竞争力的。

B:我觉得抗争还是有用的。如果闷声不响,别人就觉得他们歧视亚裔做得是对的。

C:特殊高中目前还没有被破坏的趋势,因为是受州法律保护,但是初中和小学要听教育局的,所以把G&T 向普通zone school发展就是他们的工作方向。

D:我们镇也是在经历要把g&t资源分配给大家的行动。我就不明白了。学校绝大多数program都是平均分配大家的。但g&t顾名思义也不是所有孩子都该啊。所以现在的趋势要取消g&t,见不得一部分人好。社会主义大锅饭的理念。偏偏校体育活动,orchestra,band之类他们不觉得是只benefit一部分人。

E:我们县为了政治正确, GT Program几年前就 改名为Advanced Academic Center了。

转:写给为纽约G&T lottery紧张的朋友们:

纽约一年一度的citywide G&T 报名的时间又到了,又到了家长紧张的时候了,孩子考试考完了,报名就是家长的事情了。有意思的是女儿所在的一所所谓的热门G&T 学校,正悄悄经历着一场变革。学校这一学年已经取消了原来的chess class和兴趣课,明年又要取消曾经是旗舰项目的中文,初中即将取消一些science课程,并且接受不少ICT学生。这些变化当然引发了相当一部分家长的不满,当年这些吸引大家把孩子送进这个交通不便,让五岁孩子就开始每天commute将近两个小时的,不正是学校鼓励学生excel in academics的理念吗?

这背后矛盾的根源在于: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配置才能获得最大社会效益,access to education or excel in education. 政客们的position显然不同。彭博时代的相对倾向于excel in education在De Blasio 时代受到了挑战,左派们说,你们这样搞,剥夺了某些族裔,收入阶层受教育的机会,造成种族分化了!谁也不要试图从公立学校中获得任何education advantage。老实交税就行了。于是,市长的理念trickle到教育局,教育局局长是市长任命的啊,学校校长是教育局指定的。物以类聚啊,只有和市长理念相同的人才会坐在校长的位子上。看似和我们很远的政治,正在实实在在影响我们的生活。

这样下去:到底谁的利益受损?upper class and upper middle class would not mind, 送和自己理念相同的私立学校好了。 middle class呢?搬郊区啊!最后受害的还是那些缺少社会资源,但聪明爱学习的孩子,也就是亚裔lower class and lower middle class. 其他的少数族裔会在乎你的G&T program吗? they just couldn't care less. 但是,打压G&T,却是一件非常political right的事情,平衡教育资源,多么动听啊!

附:研究报告,GT programs are losing funding, momentum and enrollment, particularly after the No-Child-Left-Behind Act.

纽约市天才班考试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