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燕谈如何做美国人(12): 华人都一样吗?我们要穿硬底鞋还是软拖鞋?


李春燕    06/12     7731    
4.5/70 

群里讨论NYC学校bill S7738,提到diversity。我不禁要问,难道我们华人之间还不够diverse吗?看这几个月加州初选反映出的,有民主党,共和党,温和派,激进派,谦逊的,傲慢的,温文尔雅的,破口大骂的,关心的,冷漠的,虎妈狼爸,羊妈熊爸,穷的,富的,有20多年老住户,也有Fresh Off the Boat (褒义),有键盘党谋略家,更有美妈参政团,飞奔哥举牌哥,我们还要怎样不同?莫要掉进媒体或政客为我们设置的陷阱 (model minority 只是其中之一, slanted eyes 是另一个?),而应到媒体及政客中宣传我们每人都是独立个体。Meritocracy 是以承认个体不同为前提的,我们该理直气壮争取、捍卫自己利益。关注弱势群体的高尚理念和实施,前提是清晰认识到我们个体的不同,否则我们一旦被拉入“亚裔都一样”的陷阱,就难自圆其说。

七十年代这个“亚裔美国人”一词被invented,有自己的历史背景,但它包括几十个族裔。即使仅看经济背景,一个寒门学子,另一个衔匙而出,同时上Harvard,他们就一样吗?一个数理尖子,一个文科牛蛙,其他学生就无法从这几个孩子身上学到不同的东西吗?一张脸就那么重要?还别说那张张生动的、不同的面容。

现在应该思考这个划分对我们有什么利弊?我们又该如何发出声音?急需在SCA5, NYC S7738, 和今后要袭来的各种tricky bills面前深刻思考如何有个coherent voice。辩论很久,死结在如果大家自己都认为亚裔(华裔)都是一个样,就没了底气。有底气之后才能更好地关心弱势群体。我们有compassion, 但先要摆好自己。

想起童自荣老师给佐罗配音穿硬底皮鞋,给贵族配音换上软拖鞋。我们要穿哪个?

英文发在微群,On diversity: let us not fall into the trap set up by the mainstream media/politics, that Asians are not diversified. Someone above already pointed to the fact that Asian families, poor or middle class, achieve similar superior results. Then, who is to say, two Asian kids, one poor, one rich, are NOT diverse? Asian Am itself encompasses so many ethnicities, even among the Chinese, we all are different. Why do we have to agree w the ill fitting image purposely devised by the media to paint us as all the same? If we fall into that trap, we can never put a strong enough argument. Compassion is OK, not establishing the fact that we each are unique and special is detrimental to our advancement.

一蹴而就,抛砖引玉。

玉来了。转Peter 分析:这个问题很复杂。在北加州有一次帮亲友送孩子上学,几百人的校场上只看到屈指可数的几个白人孩子,其他孩子几乎都是印度裔和华裔。要改变族裔比例,只有根据族裔改变录取标准,我大学同学的女儿就是因为是华裔没能进哈佛,而成绩比她差的“少数”族裔进了哈佛。两个孩子都生在美国长在美国,内在content都是纯美国文化,只是skin颜色不同。这怎么跟孩子解释?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吗?


现在在教育等领域,华人已不被认为是minority了。看来我们自己要重新审视自己,重新审视这个世界。过去认为不正常的也许在我们重新思考之后变成正常的了。10年以前,谁能想到black能成为美国总统呢?如果这是个别现象,比如适当照顾贫苦出身的孩子,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很多大学这种录取正在成为不成文的规定,加州super majority民主党正在推动从宪法法律上强行要求大学把皮肤颜色作为重要的录取标准。Jackson已经施压硅谷公司提高black的比例。


令人担心的是,美国可能正在哼着快乐的曲子不可逆转地走向福利社会,最终失去冒险创新发展的动力和实力。


转飞奔哥Dennis:“我一直就说多元化是自由派拿出来哄人的,这比AA更能迷惑人。这是在美国,移民多,所以拿多元化来说事。德意志民族是极其排外的,这样的话德国是不是要无比落后?还有日本,以色列,等等。有一位哈知名的佛学者叫Robert Putnam在对30,000为样本研究调查后写了一本在社会科学届非常有影响力的书叫Bowling Alone, 书中列出了很多造成民众不参与社会活动的种种原因,而多元化则是其中之一,下面是有人从他书里总结出来的, ”the greater the diversity in a community, the fewer people vote and the less they volunteer, the less they give to charity and work on community projects. In the most diverse communities, neighbors trust one another about half as much as they do in the most homogenous settings. The study, the largest ever on civic engagement in America, found that virtually all measures of civic health are lower in more diverse settings.” ” 

转Qing: “双刃剑呀。如果没有多样性和包容性,我们不会来到这里扎根这里。不会所有的人意见一致,自己认为对的就坚持去做好了。心有多宽,路就能走多远。” (from春燕:同意多样性,包容性,我的看法是咱们自己要认识到自己的多样独特性,才能更好地包容。)

转Charles:“你问得很到位。个人来讲,我属温和派。但亦深知强硬派之必须,尤其在关键时刻” (from 春燕:所以我们不应陷入媒体paint的华裔都一样的怪圈,而失去底气)。“非裔拉丁裔就不diversify. 故凝聚力强” (from春燕:亚裔这个词实在包括太广。)“希望穿不同鞋的华裔能想通你的问题,走到一起来,包括光脚的,坐轮椅的。” (from春燕:或者像童自荣老师,一人根据需要换不同的鞋)。“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求大同存小异的问题,需高EQ (或低IQ)的群体”

更多文章请点击作者名字或下面微网页链接
www.weidb.com/lichunyan